香嘆口氣問:「傷口怎樣?洗好了?」

「好了,都說了不過是小傷,不用這麼緊張啦。」

「誰緊張?!」香忿忿地說。

雖然嘴裡是這麼說,但香仍是走近獠的身邊,拿著他的手臂細心地檢查,看看有沒有碎片。望著那道被割破的血痕,傷口不算深,但是很長很長。

香心一揪,眉頭皺著。

剛才離開車子跑到旅館門前,獠都一直護著她,她才安全沒事,而她卻完全沒察覺有危險,也沒發現獠受傷,只懂大呼小叫,真沒用!她好希望自己能幹一點去幫助獠,而不是成為一個包袱。想不到工作上未能做獠的左右手,這次又害他受傷了......

看著香的頭頂,獠不用看她的表情也知道這傢伙又在憂心了。

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,一直都是自己包紮傷口,變成由香代勞。也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,香包紮時都是默不作聲,還試過有幾次看見她強忍眼眶中的淚,他只好裝作沒看見。

現在,香一如往常的專注細心地為他包紮傷口。

兩人都沒說話,屋外的雨聲更明顯。

好大的一場雨,不知要下要什麼時候......

「好了。」香放開獠的手,沒精打采的。

「喂~」獠輕聲說。

「唔?」香抬頭。

獠凝望著香微微仰望的臉,香的皮膚很細緻很柔嫩,圓圓的眼睛很明亮,獠彷彿從她的雙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
獠看得有點入迷,不由自主地低語:「香......」

「乞嚏!乞嚏!」香低頭掩著口鼻。

哎......

「妳快去洗澡換衣服啦,別冷病傳染我。」獠嫌棄地說。

「好過份呢!還不是因為幫你包紮我才來不及換衣服?!可惡!」剛才的憂鬱被憤怒一掃而空。

香氣沖沖地拿著浴衣到浴室去了。

獠苦笑,又惹她生氣了。

 

香洗澡出來時,發現獠已拿出被鋪,但胡亂堆放在榻榻米上。

他人呢,卻穿著浴衣坐在電視機前,一邊抹頭髮一邊看美女水著節目,完全是一個色老頭的行為。單憑他的背影,香已想像到這傢伙一定是色迷迷並流著口水在陶醉了。

「色情狂!」香抑壓著怒火說。

「嗯~」色情狂敷衍地應了一聲,但頭也不回,目光仍然鎖定在螢光幕上。

「你不要在我面前看這些下流節目好不好?」

「哪裡下流了?這節目我一直都有看啊,平常妳又不說什麼。」

「在家我才懶得管你看什麼!現在你叫我躲到哪兒去?」豈有此理,這傢伙究竟有沒有當她是女人?唉,好像一直都沒有......

獠不滿的關掉電視,碎碎念:「不看就不看囉,我睡覺。」

說罷,倒頭便睡,像個孩子似的鬧脾氣。

「你讓開啦,等我鋪好才睡。」

香把兩張被鋪放好,中間刻意保留一大段距離。

獠眼角瞄了一瞄,沒說什麼便再次躺下。

香關燈後坐在自己的被鋪上,輕輕抹乾頭髮,因為夜深了,她不想吵到隔壁的住客所以沒用風筒吹。

「喂,妳還不睡?」獠問。

「頭髮未乾,你別理我,傷者就早點睡吧。」

獠從床鋪上起來,走到香的身邊。

「獠?」

「唉,萬一妳病了我也好危險。」獠拿著毛巾揉著香的短髮。

香想不到獠有這樣的舉動,呆了一呆,然後低下頭,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暖流。

這讓香想起溫柔的哥哥,小時候也會這樣幫她揉乾頭髮。

香鼻頭一酸,雙眸漸漸泛起淚水,幸好關了燈,香的淚得以隱藏。

時間一點一滴流逝......

「好了,快睡吧。」獠打了一個大呵欠,倒頭便睡。

「嗯。」香輕聲回答。

 

其實香一直都睡不著。

因為屋外的雨聲?不是,雷電沒有了,雨也好像漸漸停了。

是因為身後的獠?都不是,又不是第一次共處一室,怎會在意?不過,很難不在意吧。

唉...... 那傢伙卻呼呼大睡。

 

香呆呆地望出窗外。

雨停了之後,意想不到的竟然隱約見到月亮。

突然,香的腰間被獠的大手搭著。

「獠?!」香低叫一聲。

他什麼時候爬過來的?!

但身後的獠卻發出平穩的呼吸聲,原來他仍然睡著,頭還在香的頸項找尋舒適的位置來枕。

獠的呼吸那麼近,香的臉紅得發燙!本想推開這傢伙,但當香捉著獠的手時,繃帶的觸感令她放手了。

唉,算了......

就趁夜闌人靜,假裝跟獠是對戀人吧。

 

維持被獠從後抱著的睡姿,香靜靜地繼續欣賞窗外的風景。

因為雲層不斷流動,所以月亮時明時暗,很像獠呢,總是叫人捉摸不定。

慢慢的,雲變得少了,天空只剩下那圓圓皎潔的月亮。

「噢!滿月呢,好美~」香忍不住低喃讚嘆,如果獠也看到多好。「笨蛋獠,只顧著睡。」

香看著美麗的滿月,卻沒看見身後的獠,正微微一笑。

 


 

沒18禁,中秋佳節大家就不要打我了,哈哈~

藍月在此祝大家幸福美滿,與家人人月兩團圓,中秋節快樂!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