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到醫院診治後再回家,發覺獠並不在。

回想冴子的話:「我拜託他幫忙,他推說照顧妳很累只是籍口吧。」

香不答腔,冴子只好繼續自說自話:「沒美女,獠不會感興趣的,而且需要他幫我至少一整夜,離開妳那麼長時間,他應該不放心呢。」

「妳不需替他解釋。」香說。

「妳信不信也好,事實的確就是這樣。」冴子無奈地嘆一口氣說:「我早已預料獠不會答應,只是剛巧在這裡遇見他便賭賭運氣問一問,我當然希望他可以幫我...... 不過...... 現在我也要回去忙了。」

香仍然沒說什麼,只是坐在一旁,讓美樹幫她包紮膝蓋的傷口。

「幸好只是皮外傷,不過為安全起見,我陪妳到醫院檢查一下吧。」美樹說。

「謝謝了美樹,不用了,我沒事。」

看見香這樣情緒極低落的樣子,美樹柔聲安慰:「冴羽先生著緊妳才會這麼兇的,妳不要放在心上。」

「我沒有,我只是...... 」香傷心地說:「他照顧我原來是那麼勉強...... 」

「香,不是呢,妳怎會這樣想?」

「他都說出口了!」香想起獠的話,心痛得快要哭出來。

「冴子不是解釋了嗎?那不過是冴羽先生的籍口。我不是站在他們那邊,不過妳也知道冴羽先生說話從不正經的。」美樹安慰香說:「其實這幾個月以來,他真的對妳很好,不是嗎?妳要對他有信心,也要相信自己的感覺啊!」

 

香坐在廚房,看著美樹交給她那包獠買的咖啡豆,心情很複雜。

回想車禍後,獠第一次到醫院的情況......

還有這幾個月以來,獠的關心和照顧......

香很氣自己,為什麼總是行動比腦袋快?為什麼改不了衝動的缺點?為什麼總是把事情弄得一團糟?

但當她聽到獠冷言冷語地說照顧她很累時,她好害怕這幾個月來,獠真的覺得她好麻煩,厭棄她了...... 她不想成為獠的包袱。

「香,妳在家嗎?」是麗香的聲音。

「麗香是妳。」

「我以為妳不在家呢,怎麼不開燈?」

「我也是剛回來。」

麗香留意到香膝蓋的傷口,關心地問:「妳沒事吧?」

「嗯,醫生說只是皮外傷,沒什麼問題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麗香說:「噢,對了,姐姐要我轉告妳,獠幫她處理案件,今晚他們得忙,請妳不要擔心。」

「哦,這樣嗎...... 謝謝妳麗香。」香若有所失。

獠最後還是去幫冴子了......

麗香望著香一面愁容,也從冴子那兒知道事情的大概。

「要我陪陪妳嗎?」麗香也不禁有點擔心。

「謝謝妳,我沒什麼事。」香堆起笑容。

麗香離開後,香坐在客廳中發呆,心情像夜幕一樣暗黑無光。

她環抱著雙腳,縮成一團窩在梳化上,幻想獠就坐在梳化的另一端,如常地喝著咖啡看報紙。

 


 

政府一名內閣高官的心臟出現問題,但又不能被公眾知道,而高官的主治醫生更被綁票了。冴子委託獠協助的案件,正是救出這名主治醫生去進行緊急手術。

獠一言不發地離開貓眼後,冴子本來沒抱任何期望了,沒想到獠最後願意來幫她,這當然是最好不過。

行動之前,冴子簡潔地告訴獠:「我託麗香帶口訊給香了,而且麗香說香的傷沒事。」

獠沒回應,整個行動中他也沒說話,冴子也不再說什麼,專注行動。

拯救行動比冴子預計的快速和...... 徹底!

獠不單安全救出人質,還差不多將對方的巢穴夷為平地,一幹人等最後不是被送進警局就是醫院。

將主治醫生送抵秘密的地方為高官進行手術後,獠的任務已超額完成。

「獠,有勞了,餘下的交給我就行。」冴子說。

冴子本來想獠從旁協助,確保手術進行中不被敵方干擾破壞,但現在已沒有這個需要了。

獠仍舊不說話,而且好像沒有離開的意思。

「你還是早點回去吧,免得香擔心。」

獠咬著香煙的表情依然沒透露什麼情緒。

冴子嘆一口氣說:「拜託你倆個不要這樣了,之前不是好好的麼?如果因為我而引起香的誤會,待我處理好案件後,我再跟香解釋好了。」

「不用了,不是妳的問題。」獠平靜地說。

冴子不解地望著獠。

獠呼出一個又一個的煙圈,眼神像望到很遠的地方。

看見獠這副模樣,冴子怎麼覺得他好像那些跟老婆吵架了,寧願去喝悶酒去打彈珠也不願回家的中年漢?

「回去好好哄哄她就沒事了。」冴子說。

「我為什麼要哄那傢伙?」獠反駁,不過腦海卻盡是香流淚的模樣,不禁自嘲地苦笑:「惹她生氣倒是很在行。」

冴子微笑不語。

這兩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什麼時候才會坦率一點?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