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獠也賴皮地跟著去,他們一行四人來到鋼琴老師的家。

「櫻川老師,抱歉突然帶了兩個朋友來。」和惠對鋼琴老師說。

「歡迎歡迎。」鋼琴老師櫻川美子是一位優雅可親的中年女士,圓圓的臉掛著親切的笑容。

「打擾了老師。」香點頭微笑。

「喲嗨~ 」獠輕浮地打招呼。

米克帥氣地擋在獠的面前搶著說:「櫻川老師可以不用理會這無禮的傢伙。」

「呵呵,有朋友當觀眾真好,這是很好的練習和經驗呢。」櫻川老師和藹地鼓勵道:「特別是和惠小姐比較害羞,這樣對妳有很大幫助啊。」

「是米克表演吧,我還不成的。」和惠緊張地說。

「怎樣會?妳彈得很好,對吧櫻川老師?」米克說。

「對啊,和惠小姐真的很有天份,學得很快。」櫻川老師點頭讚賞。

「謝謝老師。」和惠不好意思地道謝。

「可以先彈奏容易一點的曲子,不如彈Gymnopedie第一號吧。」櫻川老師翻著樂譜問。

「老師,我建議和惠彈Canon in D,妳覺得怎樣?」米克問。

「好提議呢,上一堂和惠小姐已彈得不錯,就彈這首給你們的朋友聽聽吧。」櫻川老師同意。

「那個……」和惠有點猶豫。

米克溫柔地握著和惠的手說:「別緊張,有我在。」

和惠望著米克的臉,最後點點頭說:「好吧,我試試看。」

獠和香其實不太懂他們在說什麼「卡農現的」,只是傻傻地拍手。

和惠坐在三角琴前面,放好琴譜,雙手放在琴鍵上屏息以待,準備好後便輕輕按下琴鍵,清脆的琴聲就如流水般響起了。節奏續漸加快,和惠還能應付,但之後的部份比較急促,和惠變得有點緊張,望著琴譜又看著琴鍵。

這時,米克走到和惠身後,右手搭著她的肩膀,左手按下琴鍵。

他們互相對望微笑,便專注彈奏,二人分別負責左右手。音樂節奏愈來愈輕快,但一點都不亂,非常合拍和諧。

香聽著有點熟悉又不知名的曲子,看著他們的演奏,眼前的畫面美得令人想哭。

之後音樂節奏又變慢,最後二人同步結束,他們再次微笑對望,說不出的滿足,那是他倆的二人世界。

「你們彈得很好呢。」櫻川老師拍掌讚賞。

香也如夢初醒地拍手,抿著唇穩定一下莫名其妙的心情。

和惠站起來微微彎腰道謝說:「謝謝老師,謝謝大家,要不是米克幫我,我不能完成呢,失禮了。」

「和惠小姐只是有點緊張,所以多在觀眾面前表演才會有進步啊。」櫻川老師說。

「噢~ 原來米克只有左手能動嗎?」獠壞壞地笑。

「哼!你懂什麼?這叫二人合奏。」米克反駁。

「其實你是掩飾右手的遲鈍吧?好可憐~」獠搖頭說。

「跟你說什麼都真是對牛彈琴了,你這沒文化沒品味的粗人。」米克攤一攤手不理會獠,轉頭對香說:「我為香演奏。香,妳想聽什麼曲子?」

「呀,我也是什麼都不懂的,米克你喜歡彈什麼都好。」香尷尬地說。

結果米克選了一首很輕快的爵士樂曲,彷彿帶大家去了巴黎的露天咖啡茶座。

雖然香不認識那是什麼曲子但覺得好熟悉又動聽,而且看見米克的手指很靈活,証明米克復原得不錯,彈鋼琴果然是很好的復健運動。

一曲完結後,香高興地拍手說:「米克你好棒啊。」

「謝謝香的讚美。」米克帥氣地笑,然後挑釁地望向獠:「怎樣?看到我的厲害吧。」

獠沒回答,只是報以微笑代替肯定。

米克收起原來挑釁的眼神,咀角微微上揚說:「你這傢伙。」

 

和惠和米克繼續留在櫻川老師家上課,獠和香先行離去。

一路上,二人都沒說話。自從獠那次拋下一句「不去」之後,他們就沒有什麼對話。

這天天氣又特別冷,兩旁的大樹只剩下枯枝,在灰朦朦的天空下,四周感覺更寒冷。

香的鼻頭忽然有點濕,她摸一摸鼻子再抬頭望天,看見六角型的雪花飄下。「呀,原來下雪了。」

漫天飛雪徐徐而下,之前還嫌這個冬天太溫暖呢,想不到一月份的這天終於落下第一場雪。

抬頭賞雪的香突然被身旁的獠輕輕揉著頭髮,把她頭頂的雪掃開。

香傻傻地望著獠,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不知該說什麼。

獠躲開香的凝望,把香擁入懷中,用長褸蓋著她,然後描淡寫地說:「傻瓜,頭髮都弄濕了。」

看見獠臉上泛起紅暈,香也不禁害羞低頭,小聲地應了一句,就靠在獠的懷中,二人繼續慢慢地向前走。

獠溫暖的氣息令香想起第一次在他懷中,就是那次她當獠的眼睛瞄準那架擄走唯香的車,當時真是千鈞一髮。幸好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下他們都能夠配合,成功救了唯香。

突然之間,香明白其實她跟獠早已有二人同心的時候,她有獠,那就是屬於自己的幸福。獠不是米克,她也不是和惠,不必羨慕他人。想到這點香不禁笑了,然後自然地撓著獠的手臂。

美樹說得沒錯,她的確沒有替獠想過他的飛行恐懼症其實還未痊癒。雖然好想跟獠去滑雪去看小樽運河去天狗山看夜景,但這次真是她粗心大意了,忘了飛行恐懼是獠的傷痛。不過道歉的話又不容易說出口,香覺得自己太沒用又不夠溫柔,糾結又歉疚的她只是繼續默默地擁著獠的手臂,不自覺地把臉依偎在他的胸口。

獠看著香,不知她在胡思亂想。只要香在他身邊已很足夠,現在還要難得的溫馴和親密,已令他很滿足地笑了。

獠又怎會不知道香多想去旅行?昨晚在香房中,他看見那本可憐的北海道旅遊書被掉在垃圾桶中,而倒在垃圾桶旁的就是一隻狀似垂死的獠娃娃。

唉,可惡的恐懼症!不過米克那傢伙也克服了困難,他也應該有辦法解決自己的問題吧……

二人都不約而同地想著旅行的事,所以都沒作聲,只是緊靠在一起感受彼此的體溫,靜靜地在微雪中慢慢向前走,耳邊卻彷彿嚮起剛才的鋼琴聲。

 

「唉!只退得一半錢,JR又那麼貴,唉......」香喃喃自語地回家。

不過換個角度想,能退到三萬多日元已很幸運了,這是白白得來的獎品呢。而且這次要聽美樹的建議,先問獠的意見,如果改為搭JR,不知道獠願不願意去呢?如果他根本不想去旅行,那...... 那就吃頓好的吧。

「香小姐。」在家樓下,香被和惠遠遠地叫住。

「噢,是和惠小姐,午安喔。」

「香小姐,教授忘了跟冴羽先生說,注射安眠藥的份量每次不能超過5ml,而且要過了至少三天才可以注射第二劑啊。」和惠叮囑。

「什麼安眠藥?」香滿頭問號。

「冴羽先生的特製安眠藥啊,因為他的體質對一般安眠藥有抗藥性,所以教授特別幫他調配的,但要小心注意份量,否則也會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的。」和惠愈解釋,香就愈茫然,似懂非懂的,只是胡亂地應了。

和惠微笑說:「祝你們旅途愉快,玩得開心啊。」

香傻傻地跟和惠揮手道別就回家去。

香打開大門,看見獠躺在沙發上看書,看的居然不是黃色刊物,而是那本之前被她掉了的北海道旅遊書?!

「獠?」

「妳回來啦?」獠瞄了香一眼又再次看書,懶洋洋地說:「跑到哪裡去了啦,我快餓死了。」

「我…… 我去航空公司退機票了。」香小聲的說。

其實香是先到超級市場纏了客戶服務部主管一個上午,再轉到航空公司糾纏了近兩小時,終於令航空公司破例退錢,當然不能以原價退票了。

「退票?」獠聽了香的話,放下書再問:「為什麼要退票?妳不是想去北海道嗎?」

「想啊。」香想起就心痛,扁著咀說:「但你不能坐飛機嘛。」

「誰說我不能坐呀?坐飛機有什麼好怕的,傻瓜。」獠故作輕鬆。

望著獠臉上再度泛起可疑的緋紅,又想起剛才和惠的話,香明白了,但用描淡寫的語氣說:「嗯嗯,昏睡了就不用怕囉。」

「就是~~~ 嘛!」獠發覺說漏了咀,只好繼續哈哈笑裝傻。

獠居然為了陪她坐飛機而注射安眠藥,他...... 香咬著唇,忍不住上前抱著獠,把臉伏在他的胸口上輕聲說:「你才是大傻瓜。」

低頭看著懷中的香,獠微笑地將手臂收緊,把香緊緊包圍。

「你這個笨蛋!我不要你注射什麼藥物。」香想起獠曾經被注射天使塵就覺得好可怕。

獠揉了揉香的頭,然後微笑答應:「好啦。」

聽著獠沉穩的心跳聲,香覺得好舒服,去不去旅行其實都不重要。「哪裡都不用去了。」

「吓?!」獠有點失望地低叫一聲。

香抬頭問:「怎樣了?你好想去?」

獠嬉皮笑臉地答:「哈哈,其實去旅行也不錯呢。」

香覺得獠笑得好詭異,她繞過獠想拿他放在沙發上的旅遊書看。獠馬上很緊張地阻止:「不要!」

香瞪了獠一眼,獠不敢說話。

香拿起旅遊書,原來裡面夾了另一本書,封面是身材火辣的美女在床上的挑逗豔照,標題是《最激之十大LOVE HOTEL - 北海道篇》。

香的臉立即如開燈一樣整個都紅透了,她害羞地把書丟向獠大叫:「獠你這個變態!」

書打中獠的臉,獠痛叫一聲,然後又若無其事地笑:「資料搜集嘛。」

「這是什麼鬼的資料搜集?!」香又羞又怒。

「旅行的資料囉,反正都要住旅館嘛,LOVE HOTEL比較有趣。」獠臉不紅氣不喘,厚臉皮地拿起那本指南,展示其中一頁給香看。「這間不錯的,整幅牆其實是單面鏡呢,妳看。」

香臉紅地推開獠繼續大叫:「變態的!我不要。」

結果,解決了飛機的問題,又到住宿的問題,這次旅程似乎波折重重啊。

 

(完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yee
  • 哈哈哈哈哈哈哈
    這個結尾超級好
    XDDDDDDDDD
    笑到我肚子好痛
  • 結尾是「好色獠」硬要跳出來加的戲
    果然這個才是獠的本色嘛,嘿嘿!ε-(´∀`; )

    藍月 於 2016/01/23 10:15 回覆

  • 流星
  • 好開心有新故事可以看
    這篇其實寫的很溫暖
    看了心會暖暖地
    配上音樂真的感覺很不一樣
    很讚
    雖然大家還是希望故事劇情能發展到18禁(哈哈哈)

    巧的是
    最近新聞
    從東京到北海道函館需4小時29分
    http://zh.cn.nikkei.com/politicsaeconomy/politicsasociety/17468-20151221.html

    要是故事時間是發生在現在
    他們有新的交通工具選擇
    ㄏㄏㄏ
  • 我無意中在網上找到那些音樂,希望大家喜歡
    好羨慕那些懂彈琴的人啊,好優雅的說~

    冷冷的冬季有愛就變得溫暖了=^^=
    ([好色的]獠:但我想要更熱烈的啊~)
    ([害羞的]香:走開啦~!)
    至於LOVE HOTEL番外篇就請大家自行腦補了(逃~~~)

    流星分享那則北海道新幹線消息,原來將會在3月26日開通呢!
    太巧合了,該不會是獠安排的吧?
    (獠吹口哨~~~)

    藍月 於 2016/02/01 10:57 回覆

  • 某者
  • 變成鋼琴協奏曲了
  • 鋼琴組曲罷了~ XD

    對了,記得某者也會彈鋼琴?

    藍月 於 2016/04/20 00:06 回覆

  • 某者
  • 以前會..現在......
    沒什麼在彈........
  • 可惜啊,會彈琴就可以彈CH的歌了
    玲玲有樂譜
    (不過玲玲現在應該想給你吃子彈)

    藍月 於 2016/04/20 00:5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