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沒寫獠香小故事了,因為太久沒看原著,跟獠香的溝通好像有點生疏,每每想到一些點子但又想不到他們之後會有什麼反應或行動。今次這篇小故事,希望沒有太偏離原作風吧?

 


 

某天中午,本來很寧靜的冴羽公寓......

「喂喂~ 獠,起床了沒有?」香剛回到家,還未打開客廳的門已興奮地叫。

「起啦,早餐都吃了。」頭髮蓬鬆的獠拿著咖啡,慢條斯理走向沙發坐下來。

「哈哈,都過了12點才剛吃早餐,我還要不要準備午餐給你?」香甜甜笑,沒有像平日那樣嘮叨獠懶惰,心情好得不得了,好古怪。

香拿著大包小包的,應該是剛去商店街或超市購物。

「吃錯藥嗎?還是中了獎?」獠漫不經心地問。

「呵呵~ 你太聰明啦。」香匆匆把東西放在茶几上,然後坐在獠的身邊,邊揮動手中的信封邊搖著獠的手臂,笑不及咀地宣佈:「看啦!獠~ 我中獎了啊~~~!哈哈哈!」

「哦哦,中了什麼獎?」獠呷一口咖啡,沒太大反應地問,估計商店街或超市的獎品不是清潔用品或衛生紙,就是折扣劵之類吧。

香笑得燦爛:「是雙人來回東京到札幌的機票耶!頭獎啊,我們去旅行吧~!」

獠忍不住把口中的咖啡都噴了出來。「咳咳咳......」

「嘩!你幹嗎?好髒呢。」香嚇了一跳,拿面紙給獠抹臉,再拿一張抹抹茶几。

獠定一定神,再問:「妳剛才說什麼?」

「剛才?」香眨一眨眼答:「我說你好髒啊。」

「不是啦,前一句。」

「哦,哈哈,我說我們去旅行吧。」香笑得好開心。

「不是,是第一句呀。」獠沒好氣的說。

香也沒耐性了。「好煩啊你!我說我中頭獎了,是雙人來回東京到札幌的機票。你知道嗎?價值7萬日元呢!我從來都沒試過中大獎,這次真幸運。」說著說著,香又回復好心情,開心地笑。

獠卻沒被香的興奮所感染,反而一點都不開心。他臭著臉冷冷地說:「不去。」

「什麼?」香懷疑自己聽錯。

「我說我不去。」獠說罷,拿起報紙看,無視香滿是疑問的眼神。

香憤然拍下獠面前的報紙。「你跟我說清楚啊,為什麼不去?」

獠默不作聲,拿起咖啡杯背著香坐。

香走到獠前面質問:「喂!」

獠乾脆起身逃離現場,不理會身後憤怒的香。

「獠!!!」

 

「冴羽先生是不是因為飛行恐懼症,才不想坐飛機?」美樹問。

「怎麼會?他不是好了嗎?」香生氣地說:「都不知道他發什麼神經!」

「不過我記得妳提過,冴羽先生之後跟翔子小姐坐飛機時仍然嚇得快暈倒,他仍未痊癒吧?」美樹提醒盛怒中的香。

香想了一想,不服氣地說:「但對付蝙蝠時明明沒事,還可以像拍電影那樣一手扶著機身,然後用左手開槍,他...... 應該沒事啦。」

美樹微笑,那次的事她也聽說了,冴羽先生是因為香有危險才會忘記自己的恐懼,為什麼香都不明白呢?

「心理恐懼不是那麼容易痊癒的,每個人都有害怕的事物啊。」美樹溫柔地勸解:「好像FALCON怕貓,妳也有害怕恐懼的事物吧?」

香有點理虧。對啊,她好怕鬼。

「但是,獠那傢伙只是拋下一句『不去』就什麼都不解釋了,我本來想好好計劃跟他下個月去旅行的…… 我們從未試過一起去旅行呢。」倔強的香仍然有點忿忿不平。「而且中獎是很幸運的事啊,他不但不開心,還那麼掃興,多討厭!」

美樹被這兩個活寶弄得哭笑不得。

鈴鈴~~~ 這時大門被推開,走進來的是和惠。

「歡迎光臨。」美樹說。

「午安。」和惠跟大家打招呼。

「午安啊,和惠小姐。」香說:「咦,米克沒一起來嗎?」

「米克等一下就到。」和惠微笑道。

「為什麼妳今天的包包那麼大?」香好奇地問。

「哦,因為等一下要去上鋼琴課,我帶了樂譜。」和惠答。

「和惠小姐學鋼琴嗎?好優雅啊。」美樹說,然後遞上招牌咖啡。

「謝謝美樹小姐。」和惠接過咖啡後笑一笑地解釋:「因為米克練習我才跟著一起學的,我是初學者,好笨拙啊。」

「嘩!米克懂得彈鋼琴嗎?跟他好配呢~」香讚嘆。

「嗯,其實米克以前彈得很好的。」和惠柔聲地說:「可惜自從受傷之後,手指也不靈活了。」

「噢......」香想起米克的手已經連開槍都不行。

「那為什麼現在能彈?」美樹問。

「有一晚我們去餐廳吃飯,米克看著鋼琴師彈琴看得很陶醉,手指不自覺地在桌上敲著拍子。我覺得練習鋼琴對他的手指關節有幫助,就建議他重新練習了。」和惠解釋。

「不錯啊,真是很好的復健運動。」美樹贊同。

「嗯,沒錯,雖然一開始很困難,但看著米克慢慢有進步,他自己也愈來愈有信心。」想起米克努力克服手指的痛,到後來的進步和笑容,那份感動真是不能言語。和惠微微一笑,再繼續說:「看他那麼努力,我也受感染了,所以也跟米克一起學習了。」

「和惠小姐妳真好。」香由衷地說。

「我不是呢,其實離開實驗室我很多事情都不懂,個性又悶又笨,現在跟米克一起學彈琴好好玩,幸好米克和老師都沒取笑我。」和惠有點害羞地道。

「和惠小姐妳好棒啊,你們都要加油。」美樹微笑道。

「妳們別這麼說啦,真不好意思呢。」和惠的臉更紅。

「好想聽你們彈琴啊。」香欣羨地說。

鈴鈴~~~ 大門再次被推開。

「嗨~ 各位美女下午好!」進來的是精神奕奕的米克。「怎麼了,香想聽我們演奏嗎?」

米克走到和惠旁邊坐下來,自然地握著和惠的手。

「米克,什麼『我們』?我不成啦。」和惠柔聲地對米克說。

「才不是呢,妳彈得很好。如果妳選鋼琴當專業而不是做研究,一定可以當演奏家。」米克說。

「別那麼誇張。」和惠的臉紅透了。

「那當我專屬的演奏家好了。」米克深情的說。

這兩個人都沒理旁人,美樹和香都被他們的閃光蛋閃得不好意思要別過臉了。

「咳咳!」獠突然出現在和惠和米克中間,嚇得他們分開。

「獠?」米克躲開獠的頭,然後拉著和惠抱在懷中,瀟灑帥氣。

「米克你這傢伙怎可以藏起和惠。」獠說。

「和惠是我的,為什麼不可以?」米克揚眉回答。

「我要看和惠穿低胸晚裝彈鋼琴,一定很迷人的。你就算了~~~呀!」獠未講完,耳朵就被香狠狠地扭紅了。

「你這個變態可不可以稍為收斂一下?」香氣得頭頂出煙。

「哎呀呀,好痛~~~!」獠痛得哇哇叫。

「饒了他吧,香。」米克說:「和惠穿晚裝當然好看。」

「米克,要在大家面前彈琴還穿晚裝?別開玩笑了。」和惠緊張地拉著米克的衣袖說。

「好吧,其實妳這樣穿已經很好看。」米克微笑讚美。

「你這傢伙夠了沒有?好肉麻啊!」獠沒好氣地說。

「讚美情人是很自然的事,你這不懂情趣的笨蛋。」米克揶揄,然後望向香:「香,妳該好好考慮清楚要不要跟這傢伙一起。」

香沒回應。

和惠看見香的反應不太對勁,趕緊捉著米克的手提示他,然後緩和氣氛對香說:「香小姐有空可以來看啊,米克真的彈得很好。」

「這傢伙最會裝模作樣。」獠不認同。

「你這沒文化沒情趣的木頭人懂什麼音樂?你不要跟著來,香來就可以了。」米克反擊。

「我當然要來啊,看看你的手指是不是還能動。」獠說。

「Of course!我的手指和技巧已差不多回復以前的職業水準,要贏你是輕而易舉的事。」

「技巧?什麼技巧呀?」獠曖昧的問。

「嘿嘿,還用說?當然是所有技巧都比你強。」米克也曖昧地回答。

和惠羞紅了臉拉著米克說:「別再說了,要遲到了。」

「好,我不跟你這木頭人計較。」米克揮一揮手,然後望向香轉了溫柔語調問:「香要跟我們一起來嗎?」

香收起心情,微笑回答:「嗯,好喔。」

 

(待續......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玲玲
  • 原來我的米克會彈鋼琴(灑花)
    果然是我的最愛,我喜歡會彈琴的男人(和惠:喂喂!!)

    獠香要去北海道玩啊~真好!!
    會泡溫泉嗎?(擺明就想往18禁偏過去)
    還是.....最後他們是坐火車去........
  • 什麼「我的米克」XD,玲玲果然很愛米克,和惠要投訴了,哈哈~
    我覺得米克那麼懂把妹,一定懂得彈琴的。
    (米克:Sure~ baby!)
    (獠:裝模作樣的傢伙!)

    獠香可不可以去得成旅行,要看下集囉。

    藍月 於 2016/01/21 22:00 回覆

  • 七口
  • 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啊!!!!獠又要跟米克爭風吃醋了嗎XDDD
    怎樣都覺得米克多才多藝啊!!!!
    不管有沒有去旅行能黏再一起才是重點啊!!!!!!!
    快讓獠香合體吧(哪裡合體)
  • 寫米克好好玩,相信七口畫米克也覺得很好玩吧
    因為米克性格可愛,又可以跟獠一較高下(哪方面啊?)

    獠香合體?!哈哈哈,他們不是機械人啊(裝蒜XD)
    希望今晚能攪定下集吧^^

    藍月 於 2016/01/22 10:0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