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誕將至,很想為獠香寫一個浪漫的故事,不過一直沒什麼靈感。後來看了日本CH同人作者亜実さん的幾篇甜蜜故事,還有yee的同人誌封面(超美啊),又記起跟yee討論過,我們都喜歡看獠受傷的情節(好變態,哈哈!),因而寫了這個有點長氣的"短篇",可惜未能完全依足yee的封面來寫,抱歉啊。不過也希望大家看得開心,祝大家Merry Christmas,平安幸福快樂~ 

 


 

臨近聖誕節前兩星期,香告訴獠,平安夜那晚有工作,委託人是一位富家小姐。

「真的嗎?」獠大喜,雙眼和咀巴都成了心型。

「嗯。」香點頭回應。

「等等,發生了什麼事?妳怎會那麼大方接受女性委託?」獠戒備地挑起眉頭問:「難道那女的是『十年前』或『十年後』的?要不然就是醜女人?」

香抿嘴反白眼,不想回答。

獠見香一反常態不反駁,更加覺得別有內情。

香被獠望得心煩,別過臉躲避獠窺探的眼神,大聲道:「人家織田小姐二十四歲,年輕美麗富有身材好!那你接不接?不接以後都不要接女性委託!我樂得輕鬆!不用擔心你對女客人不規矩被人投訴!!!」

見香發怒,獠馬上在她背後撥扇討好地說:「好的好的,謝謝香啊~ 那,是怎樣的委託?」

獠不要臉地呵呵笑,加一條搖擺的尾巴就像極一隻興奮的小狗了。

其實委託很簡單,委託人織田純子小姐拒絕了游手好閒的富二代岡山裕司的追求。平安夜那晚,織田小姐將會舉辦聖誕舞會,她怕岡山裕司懷恨在心會去破壞,所以需要人保護。

「會不會是她多慮了?」

「織田小姐收到岡山裕司的賀卡,寫了『我會為妳的舞會準備特備節目,令妳有個難忘的平安夜!』,所以織田小姐很不安。」香解釋。

「知道有人對自己不利還舉行什麼舞會?不是增加自己的危險嗎?」獠眉頭微皺地說。

「我也勸過織田小姐,但她說平安夜的舞會籌備已久,又造了新禮服,取消很掃興呢。」

「嘿嘿,富家小姐視玩樂比性命重要。」獠譏諷。

「怎樣?不想接?不接我就去拒絕她好了。」難得獠不願接美女的委託。

獠換上色迷迷的咀臉賊笑說:「當然要接!我怎可以令美女失望?放心,我會努力辦妥這委託的。」

「警告你!別對織田小姐毛手毛腳,我接女性委託不代表你可以亂來,知道嗎?!」香指著獠的鼻子嚴肅地訓示。

「少擔心,我做事怎會留低證據?」獠自信滿滿地吹噓。

香扭著獠的耳朵,獠哇哇大叫:「呀~~~!對不起對不起!我不會啦~」

香“哼”了一聲。

 

其實香也不一定會拒絕所有美女的委託,令香妥協的有兩種情況:一是當銀行存摺列出令人擔憂的數字時,另一種情況就是獠受傷。

上個月,獠老大不情願地被香威逼接受男性委託,救出委託人被綁票的小兒子。

拯救過程沒太大困難,但救出那孩子之後,綁匪突然投出手榴彈,獠即時飛撲去保護香,背部卻被爆炸的玻璃碎片和鐵枝割傷。雖然獠哼也不哼半句,好像不痛不癢,但香替他治理傷口時就知道傷及的範圍有多大。每次幫他換藥,看見本來就有不少舊傷疤的背上,再添加了這次的新傷痕,香的心很痛。

雖然現在獠已差不多痊癒,但香仍是耿耿於懷。

香心想:如果是一些輕鬆的委託,管他是不是美女呢,只要獠平平安安,不再受傷就好了。

 

平安夜,六星級酒店的宴會廳,衣香鬢影。

宴會廳四邊均有很多落地大玻璃,街外繁華璀璨的東京夜景盡收眼底,閃爍悅目。場內更有小型室樂團演奏著古典音樂和聖誕歌,甚有氣氛。

香已跟酒店的保安職員了解,知道他們反復檢查了現場環境,確保沒有危險物品。而為免岡山裕司和獠對織田純子不利,所以香堅持負責留守在舞會中保護織田純子,獠則在暗中戒備。

不過香忽略了一點,這樣她便管不了獠的行踪,那麼獠去更衣室或枱底偷窺,香都不知道了。想到這點,獠就乖乖地接受香的安排。

 

舞會愈來愈多人,織田純子也愈來愈忙,不過看得出她真的非常開心和享受。香維持一定的距離,沒有打擾她。

「富家小姐錢多的是,平安夜不過是365天其中一晚吧,非要辦個舞會,還要這麼舖張。」獠不知何時回來香的身邊,鬆一鬆領結咕嚕地說。

本來有一位青年才俊,拿著酒杯想上前結識香,但被獠的眼神嚇得停步,知難而退。可惜香完全沒留意身後那位青年才俊的嘆息。

「哈,難得你不纏著織田小姐,還說這些話,真少有呢。」香揶揄。

其實到達會場時,獠見到織田純子已立即露出獸性,當然被香制止及痛毆一番。香相當無奈,浪漫的聖誕節前夕,為什麼還要迫她出手大槌侍候?

「你會接受這委託才真是少有呢。」獠瞄了香一眼。

「那...... 那是因為織田小姐付的委託費很可觀。」委託費可觀是事實啊。

獠不作聲,香也沉默了。

獠眼神四處打量,散發不准靠近的訊息。

「喂,你怎麼還呆在這裡?」香感到獠的氣場有點怪怪的。

獠不回答,確定現場沒有危險,而且見到剛才那個男的被他嚇退得老遠,現在正跟人聊天,不過其實那男的也沒什麼威脅性。

「知道了,要我去工作吧。唉,無聊的舞會。」獠把酒杯的酒一飲而盡,就走開了。

 

「妳好!妳是純子的朋友嗎?」剛才那位青年才俊忍不住又來到香身邊,鼓起勇氣跟香說話。

「啊,我不是。」香在想應該怎樣解釋自己的身份呢?織田小姐說過委託要低調處理。香想了想便說:「我們最近工作上有合作。」

「哦,難怪之前我沒見過妳。」青年才俊微笑地伸出手。「還未自我介紹,我是純子的哥哥,織田輝一。」

「織田先生你好,初次見面。」香也禮貌地握握手。「我是槙村香。」

其實織田輝一來到舞會沒多久就留意香了,他發現這個帥氣的女生有股特別的氣質,很多時候都是靜靜地觀察四周,沒有跟其他人聊天,跟其他女生很不一樣。

剛才有個高大男子走到她身邊,他們似是認識的,不過應該不是她的男伴吧,是男伴又怎會讓她獨自一人?不過那男子的眼神有點不友善,真有點被嚇到,但為了多了解這個特別的女生,最後還是鼓起勇氣上前結識了。

「妳好像不太習慣這種場合,會悶嗎?」織田輝一問。

香尷尬一笑。「我與這裡真不相襯啊。」

在場的女仕穿著華麗,又有閃爍的首飾。香只穿著一條深紫色連身裙,連耳環都沒有,配上淡妝,素雅得很。

「噢,對不起,我不是這意思。」織田輝一連忙澄清:「只是見妳一個人,怕是純子迫妳來參加舞會,我這個妹妹最喜歡熱鬧也最會強迫人。」

「嗯,其實我......」

這時,織田輝一突然被人從後推了一下,手中的紅酒潑向香。

「對不起!槙村小姐!」織田輝一非常抱歉。

「哎呀,香小姐,妳沒事吧?」織田純子也吃了一驚,沒想到會弄成這樣。

「我沒事、我沒事。」香笑笑說。

「純子!」織田輝一轉頭瞪著始作俑者,語帶嚴肅地說:「這麼大個人還惡作劇?快跟槙村小姐道歉。」

織田純子吐吐舌頭,一點都不怕,但還是跟香道歉了。

其實她見哥哥罕有地會主動跟女生聊天,忍不住想作弄一向正經八股的哥哥,想不到連累香小姐了。

「我真的沒事,織田小姐不要緊的。」

「香小姐衣服都濕了,不如來我的化妝間吧。」織田純子二話不說就拉著香的手走。

 

「織田小姐,不要麻煩妳吧。」香說。

織田純子在衣架前一邊左挑右挑,一邊回答香:「沒有啦,紅酒很難清洗的,而且換件漂亮的裙子,開心地倒數不好嗎?我正好也要換呢。」

「不過尺寸合適嗎?」香知道這類禮服的剪裁都很貼身的。

「放心,我這裡有一件是free size的,我也好喜歡啊。可惜前天我的背長了一顆痘痘,氣死我了!」

香不知怎樣回應。

「就是這件,漂亮嗎?」織田純子拿著一條月白色裙子來到香面前,興高采烈地問。

「嗯,很漂亮。」香完全拒絕不了織田純子的熱情。

「香小姐妳這麼高挑,一定穿得很漂亮,快點換了它吧。」織田純子開心地揚揚手中另一條紫紅色的裙子。「我就換這件。」

 過了一會兒......

「香小姐,怎樣?要幫忙嗎?」織田純子問。

香躲在屏風後,不願出來。「嗯,不用......」

天啊!整個背部都露出來了,太性感了吧?

「香小姐,怎麼了?」織田純子最終忍不住探頭進屏風後張望。

香臉微紅,雙手不知放到哪裡好。

「嘩~ 香小姐妳很漂亮啊!」織田純子心中暗自高興,哥哥應該會感謝她呢。「來,我們走吧。」

「嗯,等一下織田小姐,我這樣穿不方便工作,對不起,謝謝妳的好意,我還是換回原來的衣服好了。」一身紅酒污漬也不會令香那麼尷尬。

「工作?」織田純子眨眨眼。

「哎,」香提醒:「我們要保護妳的安全,防範岡山裕司對妳不利啊。」

「噢,是啊,我都忘記了,哈哈。」

香汗顏。

「我交託冴羽先生就信任他了,請他幫忙就是不想煩惱嘛。」織田純子亳不擔心地說。

「是的......」從沒見過這樣的委託人,應該高興她的信任,還是該頭痛她沒危機感?

「而且我剛剛將妳的衣服拿給助理了,清洗後再給妳吧。」織田純子甜笑,覺得自己的安排真細心。

香張開口,發不出任何聲音。這回真是XYZ,沒有退路了......

 

回到宴會廳,織田純子很快又做回花蝴蝶,穿梭人群之中。

香感到好像被很多人打量似的,覺很很沒安全感,她真不習慣被注意。而且她有工作在身,應該是不動聲色地混在賓客之中才對。這身禮服雖然非常美麗,但怎樣行動呢? 

待在宴會廳不是辦法,香走到場外公關公司的接待人員那裡,詢問一下已到的來賓名單。

原來岡山裕司已來了,不過香在宴會廳都沒見到他,而接待人員說沒看見岡山裕司離開。

「獠應該盯著岡山裕司了吧?」香自言自語,但以防有什麼突發事件,香還是回到宴會廳去。

 

香再次回到宴會廳,四處張望都不見岡山裕司和獠,至於織田純子則愉快地跳舞。

「真是可愛又無憂無慮的富家小姐呢。」香微笑低聲道。

織田純子笑得很甜,眼中只有她面前的舞伴,看來,那位才是她的真命天子,難怪織田純子不想取消舞會。平安夜對女生來說,真是有特殊意義,並不只是365天中的其中一晚,獠那傢伙不會明白吧。

香靠在牆角觀察,這位置距離織田純子不遠,而且又不讓人看到她的大露背,令香比較安心。

 

「各位,快到子夜了,讓我們一起倒數,然後在聖誕節的第一刻跟身邊的人祝福和擁抱吧。」主持人宣佈。

「擁抱?」香臉有難色。

最熱鬧的一刻最有機會發生危險,香緊張地向織田純子走近。

場內主持人和賓客都在倒數中,預備迎接聖誕的來臨。

站在人群中,香突然覺得很寂寞。雖然知道獠應該也在暗中保護織田小姐,但這一刻,為公為私,香真的很想獠在身邊。

「...... 5、4、3、2、1,Merry Christmas!」各人都開心地互相祝福。

嗯,好像沒什麼事發生。香輕輕鬆一口氣。

「槙村小姐,Merry Christmas!」織田輝一站在香後面。

「噢,織田先生,Merry Christmas!」香禮貌地微笑回應。

織田輝一想靠上前來擁抱香,但下一秒,香被另一股力量拉走並擁入懷中。

「喂,」獠微笑低喃:「Merry Christmas!」

「獠?!」香有點驚喜。

獠將擁著香腰部的手收緊,香低叫了一聲,卻被獠吻住了。

突然而來的親暱令香不懂反應,腦袋一片空白,抓著獠衣袖的手變得乏力,全身不爭氣地微微顫抖。

獠粗糙的手掌貼在香柔嫩的背上,強烈的對比彷如正負極產生了電流。

獠放開香柔軟的唇,手指輕輕抹去香嘴角的唇蜜,眼神溫柔得如初雪般。香看了獠一眼就臉紅地低頭。

獠向著呆若木雞的織田輝一露出勝利的微笑,愉快地說:「Merry Christmas!」

「Mer... Merry Christmas!」織田輝一苦澀地吐出字句。

香這時才意識到原來織田輝一沒離開,那剛才的情況豈不是都被人看到了?她臉紅得冒煙。

「織田先生...... 聖誕新年快樂,哈哈,怎麼好像沒冷氣呢,好熱啊。」香不知所措地胡亂說一些話想轉移尷尬的氣氛。

可能因為害羞的緣故,香雖然望著織田輝一,但她的身體卻自然地靠在獠的懷裡。獠嘴角上揚,心情爽得不得了。

織田輝一不是傻的,寒暄了兩句就禮貌地走開了。

 

獠的手仍然繞著香的腰沒打算放開。

火燙的感覺令香更加不敢抬高頭,只是羞澀地低聲說:「獠,你怎麼......」

「工作做完了,我們回家吧。」獠搶先說。

「誒?那麼,那個岡山......」香一臉茫然。

「防守不是我的風格,我已解決那個無聊富二代了。」獠笑笑說。

「你對岡山裕司怎麼了?」香知道獠所謂的「解決」並不是殺了他。

獠輕挑地笑一笑道:「我令他有個難忘的平安夜啊。」

香不解。

原來岡山裕司想在織田純子的酒中落迷幻藥,被獠早一步調換了。之後獠打暈了岡山裕司,再用岡山裕司那輛耀目名貴的跑車載到熱鬧的涉谷街頭。

「對女人用藥,真不是男人。現在岡山裕司應該在人來人往的街頭表演脫衣舞吧。」獠哈哈笑。

「怪不得剛才不見你了,你常常都瞞著我自己行動。」香有點不滿,這次沒什麼危險性的工作都不讓她幫忙。

「妳不是也一樣?」獠輕描淡寫地說。

「我...... 我暪你什麼?」香有點心虛。

獠凝望香逃避的眼神,這傢伙什麼心事都寫在臉上,只有她自己不知道而已。

獠淡淡然地說:「上次那一點點傷根本不算什麼,妳擔心太多了。」

「獠?」香心急促地跳動,獠都知道了?

「而且,我多點傷痕又有什麼大不了?」獠邊說邊撫摸著香的肌膚。

「但是......」香很想說,她會心痛,但這麼直白的話,她說不出口,而且獠的觸摸令她臉紅心跳地低頭,抿著唇更加說不出任何話。

望著香又害羞又擔憂的臉,獠感受到一股被人疼惜的奇異感覺。

「傻瓜,我不是說過嗎?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。」

「獠......」香想起獠在奧多摩說過的話,心頭暖暖的。

獠的眼眸是那麼溫柔,香看得入迷,很想確認獠的笑容是真實的,雙手不期然伸出,顫顫驚驚地輕摸著獠的輪廓。香本來緊張的心情因為獠溫柔的微笑而放鬆,令她放膽地繞著獠的頸項,眷戀地揉著他的後枕。

獠寵溺地微笑,也輕輕地揉了揉香的頭頂,再滑過香柔美的背。

呼吸著香頭髮傳來那份微微的香氣,獠柔聲低語:「妳換了裙子......」

「唔?嗯,不好看嗎?」香嬌羞地小聲問。

獠沒說什麼,只是繼續慢慢地探索香的曲線代替答案。

香將唇咬得更緊,羞澀地伏在獠寬闊的胸膛上,用耳朵感受獠心跳的起伏。

獠的恤衫有微微的汗水,他是趕回來的嗎?

四周的熱鬧笑聲音樂聲彷彿都離他們很遠很遠,他們只感受到彼此的氣息。

 

「獠!」香突然低語,透露出一份威嚴。

「嗯?」獠有不祥預感,但還未意識到事態嚴重。

香扯著獠的西裝外套,壓低聲浪厲聲責問:「你外套內袋為什麼會有我的內衣?!」

「呀...... 咦...... 哦......」獠吞舌吐吐。

「你去織田小姐的化妝間偷內衣,是不是?!」香雙眼的柔情已轉化為怒火。

「哈哈,我剛才順路經過。」獠後退,以笑掩飾。

「你死性不改呢!還給我啊!」香強忍著怒氣,怕被其他賓客看到自己的內衣在這個色情狂身上。

「還給妳做什麼,你又不用穿。」獠賊笑向後逃走。

「你這個變態!!」香又羞又氣,想追打獠。

獠突然回頭說:「香,裙子鬆下來了。」

「吓?!」香被嚇得停步,趕緊護著胸前,但裙子根本沒鬆。「可惡啊!你這傢伙!!」

獠哈哈笑地逃離宴會廳。

香怎可能放過這混蛋?可惜裙子太礙事,只得拉起裙擺追出去。「豈有此理,我要你好看的!!!」

獠投以一個挑釁的咀面,可惡至極。「我等著~~~」

 

(完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莎拉
  • 好幸福的平安夜啊!結局改一下嘛~才會更幸福~~~

    也祝藍月及大家聖誕快樂!!!
  • 結局嘛... 哈哈~~~(以笑掩飾)
    我知道莎拉想怎樣,但是我不會寫啊(><)
    歡迎莎拉續寫(心心眼望著莎拉~)

    這一年因為CH而認識了大家,真幸福。
    祝大家聖誕快樂,來年更美滿啊!^.^

    藍月 於 2014/12/24 10:04 回覆

  • 玲玲

  • 耶誕快樂!!

    好甜蜜的平安夜啊~~~
    是說香獠是這樣一路追到家嗎(然後就....咳~咳~~~妳懂的)

    結果這篇最可憐的是岡山裕司,連登場都沒登場.....哈哈哈~
  • 聖誕快樂!
    他們這樣追打,能否順利回家也成問題
    不過別擔心,酒店有很多房間(妳懂的,呵呵~)

    小拉說最可憐的是織田兄,但玲玲也對呢,
    那個無聊富二代被獠收拾到無影無踪,真可憐,哈哈~

    藍月 於 2014/12/25 00:16 回覆

  • Ordora
  • 這個獠嘛,還是話太多。
    應該加多點「動作」、「動作」、「動作」。(非常重要,所以說三次)
  • 呀...... 咦...... 哦......
    XDDD

    藍月 於 2014/12/29 11:32 回覆

  • Alice
  • 很好看!可是結尾一個挑釁的咀面,看不懂?是表情的意思嗎?
  • Alice妳好!歡迎來留言 ^^
    但我好像要取消悄悄話妳才看得見回覆,希望妳不會介意吧~
    對,挑釁的咀面(應該寫"嘴臉"?)是形容獠輕挑的表情。

    藍月 於 2016/07/27 09:56 回覆

  • Alice
  • 沒關係。因為我不知道悄悄話是什麼意思。我看了城市獵人你和玲玲.莎拉寫的文章才留言。我算是初學者。:-P。真高興你那麼快回覆。你們三位寫的內容真的很好看!
  • 謝謝Alice欣賞,也歡迎Alice成為CH同好
    大家可以一起討論啊,沒什麼初學者不初學者的啦~^^
    (獠[流口水]:噢~又有可愛的美女~~~)

    藍月 於 2016/07/31 00:24 回覆

  • koi koi
  • 香心想:如果是一些輕鬆的委託,管他是不是美女呢,只要獠平平安安,不再受傷就好了。<—香就是這樣, 情願自己受傷...😭
    我又自動樂想神谷的聲音說:"メリークリスマス!" Merry Christmas, 好sweet ❤
  • 我覺得香和獠都是口裡不說,但心裡會為對方想很多,然後默默地愛護彼此呢
    神谷先生演譯的獠真的可以很溫柔啊~~~ (心心眼)

    藍月 於 2017/06/04 12:1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