處理好岩田亮也之後,獠與香回到起坐室,看見神宮寺在顫抖,好像還未消化整件事。

「你們是不是曾經顧用過新村偵訊社?」獠問神宮寺。

「新村?」神宮寺想了想。「哦,對啊,我幾年前曾經顧用過他們,不過後來已轉了別家偵訊所了。」

「岩田亮也曾在那裡工作,他發現你們的尋人檔案,所以輕易地掌握了所有資料。」獠頓了一下,再說:「相信以前你們也遇過不少假冒的人吧?」

神宮寺欲言又止,算是默認了。

「你和小遙根本就是騙子眼中的肥肉,類似的情況以後還是會繼續發生。」獠說。

神宮寺沒反駁。

「我建議你倒不如把財產都捐出去吧,過多的錢財根本就是煩惱。」

「獠!」香忍不住輕斥。

「怎麼了?不捨得?」獠沒理會香勸阻的眼神,繼續對神宮寺說。

「我老了,錢對我來說並不重要,我是......」神宮寺嘆了一聲再說:「我是為了小遙日後的生活,我死了之後希望她仍有保障,而且,如果諒一還在生,我希望可以令他生活過得好一點。」

「爺爺......」遙不知該怎樣安慰神宮寺。

「如果你的孫子還在生,到這個年紀應該是個自立的人吧。」獠說。

神宮寺望著獠。

獠繼續說:「假如他是個心術不正的人,錢財只會令他更腐敗。他重視的應該是你這個親人,而不是你的錢,就像小遙那樣。」

神宮寺望著遙擔憂的臉,細想獠剛才的話。

「沒財產就不怕引來騙子啦。」

「你說得對......」神宮寺喃喃地低語。

香雖然知道獠只是為神宮寺的安危著想,但她不想獠繼續說這麼直率的話令神宮寺難堪,於是轉個話題。「對了,神宮寺先生,你為什麼不去證實岩田亮也的身份,也不承認他?」

神宮寺面有難色。

「爺爺,你有什麼苦衷嗎?」遙問。

神宮寺沉默了,眾人都等待他的交代。

神宮寺深呼吸了一下,皺著眉頭痛苦地說:「其實,我……我得了絕症。」

眾人都呆了,遙臉色慘白。

「怎會這樣?不會的!」遙捉緊神宮寺的手說。

「小遙,爺爺最不放心的就是妳,我也不想死,我還要看見妳結婚,得到幸福!」神宮寺哭了起來。「妳不知道當我看到妳和上杉先生一起時我有多高興,終於有人好好愛護妳了。」

「爺爺,不要死!我只有爺爺一個親人,爺爺死了我還有什麼幸福?」遙靠在神宮寺的懷中痛哭。

神宮寺慈愛地撫著遙的背,兩人哭成淚人,香也不禁紅了眼睛。

「當初我沒更改戶籍就是擔心,如果諒一是假冒的,當我死後他可能會對小遙不利,霸佔所有財產,到時候就沒有人能保護小遙了。」

「你沒死都可以對你們不利的。」獠咕嚕。

香拉一拉獠的衣袖,獠不爽地閉嘴別過臉。

「那表示你也懷疑岩田亮也?但為什麼不去求證呢?」香問。

神宮寺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解釋:「我……我不想證明,本來我已決定安安靜靜跟小遙生活,但上天竟然在我有生之年實現我已死心的願望……真是死而無憾!雖然理智叫我要判斷,要查清楚,但是......是我私心,我不想知道真相......我也好矛盾......」

這就是一個老人家的微小心願。

「爺爺你原來這麼苦惱,為什麼不跟我講?」

「爺爺對不起妳,是我自私拖延著不想知道真相,想不到把那個危險的人留在身邊,令妳受苦了。」神宮寺很內疚。

「爺爺才受苦!」遙流著淚說:「醫生怎樣說?現在醫學昌明,一定可以醫好爺爺的。」

「嗯……醫生……」神宮寺吞吞吐吐。

「神宮寺先生,我們先迴避一下吧。」香說。

「不,香小姐,不用,我沒當你們是外人。」神宮寺說,他想了一想,再說:「其實,我沒有去看醫生。」

「什麼?!」眾人齊聲大叫。

「老頭,你在戲弄我們嗎?」獠無奈地問。

「不是!我怎會拿我的命來開玩笑?」神宮寺大聲反駁。

「爺爺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遙好擔憂。

神宮寺再次吞吞吐吐,尷尬地望了各人一眼之後,終於透露這幾個月以來的心事。「最近我小便愈來愈痛,有時甚至不能小便!我一定是患了攝護腺癌了。嗚嗚嗚……而且又頭暈,我應該快不行了。小遙,爺爺怎捨得妳呢,我也不想死,嗚嗚嗚……」

香與遙滿臉通紅。

獠的頭頂有烏鴉飛過……

 

第二天,神宮寺被遙強迫去醫院做了身體檢查。

結果是,攝護腺肥大,良性,還有耳水不平衡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Ordora
  • 爆笑了出來,幸好在家裡看,否則……
  • 因為想輕鬆一點,不想太沉重。
    老人家總會畏疾忌醫又胡思亂想,
    作為家人就很頭痛了^^“

    藍月 於 2014/11/09 22:54 回覆

  • 莎拉
  • 哈哈哈!神宮寺老頭也太無厘頭啦!!
    藍月辛苦了,還得去查病症及病名~~
  • 我真是上網查過病名呢,日本應該是這樣的名稱吧?哈哈~

    藍月 於 2014/11/09 22:5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