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構想那篇《雷電交加之夜......》時,我只不過想幻想一下怕鬼的香在獠面前會發生什麼攪笑事。感謝各CH同好不覺無聊,但那時我真沒想過會有什麼後續。直至某晚深夜,窗外突然下起大雨來...... 於是我嘗試想想,當獠香到達溫泉旅館之後,會發生什麼事呢?

其實這個後續的風格跟上篇好像不太協調,沒那麼驚慄好笑(早過了鬼月,不適合驚慄了吧?)。不過既然寫了,各CH同好又飢餓得很(Oops,是包容才對),大家就勉勉強強的看一下囉。話說回來,雖然我寫了這個後續,我仍然萬分期待莎拉編寫的成人續篇啊,或者哪位有興趣有靈感都歡迎寫呢。

好了,歡迎光臨「吉川の湯」~

 


 

「哇!我們一定是撞鬼了!!!」香把頭埋在獠的胸膛裡,不停叫喊。

「不是那座吉川大宅啦,傻瓜。」

「呀!!你不要再說了~~~!」完全失去理智的傢伙,真是嚇壞了。

獠收起剛才一直的賊笑,輕嘆一聲後,一邊摸著香的頭,另一隻手掃著香顫抖的背安慰:「好了好了,那真的只是一間舊式溫泉旅館吧了。」

獠的低語和擁抱彷彿真的起了安撫的作用。

香止住了哭聲,偷望那座房子,戰戰兢兢地望清楚寫著「吉川の湯」的門牌後,身子沒有那麼顫抖了。

「我們去看看有沒有空房吧。」獠說。

「吓?不要!」香再次抓緊獠的衣衫。

「怎麼了?都說不是鬼屋啦,還怕什麼?」

「雖然是啦,但是......」香心想:怎麼偏偏是舊式房子呢,好恐怖!

「嘩!香,妳流鼻涕,哭得真醜!」

香尷尬地用手掩著,馬上找紙巾清理,獠仍然笑過不停。

「你這傢伙,笑夠了沒有?!」香怒吼。

「好髒,別碰我,哈哈哈,妳那麼有精神,鬼都怕了妳。」

「哼!」

這時又打了一個大雷,香的氣勢頓時弱了。

「快進去吧,萬一被雷電擊中,我們真的會變成鬼了~~~」獠伸長舌頭鬼聲鬼氣的說。

「你別弄鬼臉啦。」香氣憤地推開獠的臉。

其實香也在猶疑,獠說得有道理呢,雷電交加的情況下,的確不宜停留在空曠地方。不過這溫泉旅館怎會跟剛才那鬼故事同名那麼巧呢,太不吉利了!

「香,」獠突然用毛骨悚然的聲音說:「妳看看後座......」

「嘩呀!不要~~~!」香什麼也不敢看,只是抱著頭。

「香,妳的背後......」

香被嚇得哇哇叫,撲向獠緊緊抱著。

獠取出車匙,打開車門,抱著香一同離開車箱,啪一聲把車門關上,一氣呵成的。

離開車箱才發現原來風勢很大,天氣真的很惡劣。

獠抱緊香,拔足奔向溫泉旅館。

狂風吹得天旋地轉的,香覺得自己雙腿好像沒怎麼著地,整個人彷如在空中飄浮。

到達大門前,獠仍然擁著香的肩膀,然後大力拍門。本來不應深夜時分打擾他人,但現在的情況也顧不得那麼多了。

等了一陣子也沒有人回應,獠繼續拍打,香緊緊靠在獠的身邊。

「來了~」屋內隱約聽到有人聲。

當大門被推開那剎,天空閃過的光芒映照屋內..... 竟是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!

「鬼呀~~~!」香尖叫。

「血呀~~~!」屋內的“女鬼”同時尖叫。

咦?血?鬼也怕血?

香順著“女鬼”手指指著的方向......

「獠!你受傷了?!」香驚呼。

獠的右手前臂正在流血!

 

香在浴室幫獠清洗傷口時,聽到有人叩門,便馬上去開門。

「香小姐,真是對不起呢,剛才太失禮了。」梳理好頭髮的“女鬼”正是這溫泉旅館的負責人吉川太太。

「該我們道歉才對呢,我們深夜來打擾已經非常無禮了,剛才還亂叫,真對不起。」香尷尬地低頭賠罪。

「哈哈,我匆匆忙忙去整理門窗,沒注意到自己被風雨吹到披頭散髮,我剛才照鏡子自己也覺得好恐怖呢,哈哈。」吉川太太呵呵笑,似乎是一位蠻和藹可親的中年婦人。

「沒有,是我大驚小怪,真失禮。」香問:「門窗都整理好了?我有什麼可以幫忙嗎?」

「不用不用,我家老頭子已處理,明早再檢查好了。都怪我們房子太舊,令冴羽先生受傷,非常抱歉呢,怎可以再麻煩你們?」吉川太太問:「冴羽先生的傷怎麼了?需要去醫院嗎?」

因為狂風暴雨,令房子二樓的一扇窗和幾塊瓦片吹掉了,幸好獠是因為擋瓦片而割傷了手,並不是被玻璃窗打中。

「沒事的,已經止血了,不用擔心。」香回答。

「對了,這是急救藥箱,妳看看合不合用?」吉川太太遞上藥箱。

「謝謝吉川太太。」香接過急救用品看一看。「應該合用,真是太麻煩妳了。」

「嗯嗯,有香小姐這麼溫柔的女朋友照顧應該沒問題。」吉川太太微微笑。

香臉紅地否認:「嗯,我不是......」

香想澄清時,獠從浴室出來了,但腰間只圍著一條毛巾!

「喲,大嬸,你好~」獠一貫的嬉皮笑臉。

「冴羽先生你好。」吉川太太笑著問好:「真是對不起呢!你的傷怎樣?」

「哦,小事小事,不用擔心。」

「獠!你幹嗎?!」香被獠的裸身嚇了一跳。

「我幹嗎?剛洗傷口順便沖身呀。」

「我是問你幹嗎就這樣走出來?」香尷尬地斥責。

「怎麼了?平常我都是這樣呀,而且衣服都濕了。」獠理直氣壯的。

「平常歸平常,你可以穿浴衣啊。」香被這厚面皮的男人氣死了。

「我不知道浴衣放哪裡。」獠說得理所當然。

「就放在外面嘛,你可以叫我拿給你。」香對獠真沒轍。

被涼在一旁的吉川太太聽到他們小夫妻的對答,不禁會心微笑,年輕真好呢。

「香小姐別介意,我家老頭子在家也常常光著身子的。」吉川太太說:「不過他當然沒有冴羽先生這麼強壯的體格了,呵呵。」

香害羞得頭頂冒煙,好像被誤會了她跟獠的關係,但不知該怎樣解釋。

「冴羽先生是當健身教練嗎?還是模特兒?」吉川太太好奇地問。

「不是不是,他只是大廈管理員而已。」香搶著回答。

吉川太太覺得答案出乎意料,反差好大呢。

「那我不打擾兩位了,早點休息吧。」吉川太太笑說。

「晚安,吉川太太。」香說。

「晚安啊,大嬸~」獠說。

香瞪了獠一眼訓斥:「你別這麼沒禮貌好不好?」

吉川太太笑了笑然後關上門。

狂風暴雨的晚上,房間內再次剩下他們二人......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