呯、呯、呯、呯、呯、呯!

快速又有節奏的六連發,全都正中紅心。

彈殼清脆地掉到地板上,獠重新上彈,專注地瞄準標靶。

這時鐵門被推開,獠看見門外的香,視線馬上又收回來。

獠的身影散發著冷冷的氛圍令香有點膽怯,但當她看見獠手臂上那條新的結疤,心好痛,也想起美樹的話:相對於生死,面子算什麼?

於是深呼吸,鼓起勇氣說:「獠,我們可以談一談嗎?」

獠不發一言,香在猶豫不知怎麼開口好。沉默的氣氛令人透不過氣來。

獠把槍收好,從她身邊走過。

香情急之下捉緊他的手肘叫道:「獠!等等。」

獠依舊沉默,香看不到他的表情,覺得很不安。但想到美樹的鼓勵,香再次開口:「我們...... 我們講和好不好?」

聽到香笨拙生硬的求和,獠依然沒什麼反應。

「我...... 你...... 你氣什麼都好,總之...... 」香的聲浪逐漸大聲,像要掩飾她的不知所措。「總之,就是對不起,是我不對了,好了麼?」

獠嘆氣,那有人求和仍然這麼兇的?

這幾天不想跟香接觸是因為她還在生氣,不過知道她的腳傷沒大問題,獠也放心。那就讓她像汽球般自然消氣就好,怎知她這次生氣了那麼久。

如果不是聽到她和美樹的話,他也想不到這傢伙原來在想些有的沒的,笨蛋!她倒是很聽美樹的話嘛,在他面前又不見會那麼馴服?這個麻煩的傢伙。好吧,就看看她怎樣道歉。

獠仍然沉默地背著香,香看不到他狡黠的眼神和上揚的嘴角。

「你怎麼都不說話?」香好不安。

你聽到嗎?」香再問。

「你......」眼前這男人依然不動如山。

香不忿地咬著嘴唇。

這幾天的鬱悶,加上獠現在的態度,香的忍耐力終於到了頂點,火山要爆發了。

「喂,你...... 該生氣的人是我吧?私下接了冴子的委託,委託內容又不讓我知道,受傷了又不要我理,你還當不當我是拍擋?!還放我在眼內嗎?!」

獠轉身望著雙眼通紅的香,無奈輕嘆:「怎麼又哭了呢?」

「誰哭了?!」香反駁,極力忍住眼眶內的淚水。

獠忍不住輕撫香的臉頰,喃喃地說:「真是超級不可愛的傢伙。」

「喂!」香來不及說什麼,便被獠摟入懷中。

香本來止住的眼淚又想流出來了,幸好窩在獠的胸膛裡,沒讓他看見。

獠輕柔地撫摸香的頭髮,感受到胸口被香的眼淚沾濕,他的心也隨之而揪痛。

「別生氣了。」獠的語調是無限的溺愛。

獠的嗓音令香鼻酸,她只得緊咬嘴唇強忍淚水,不過反而流得更多。

「獠,對不起。」香由衷地說,這次自然多了,雖然她仍然不知道錯在哪裡,為什麼要道歉,但說出來之後,整個人都變得輕鬆舒坦了。

「我不需要妳道歉。」獠輕聲低喃,唇輕輕吻在香的額頭。

「嗯?」香不明白,這幾天獠不是生氣麼?為什麼又不需要她道歉?

「總之妳以後別再說死!也不可再那麼魯莽!」獠認真地訓示,香不停地點頭。

那惡夢好可怕,不過目睹香快要被車撞倒那刻更令人恐懼!心臟嚇得快要跳出來,整顆心好像要被撕裂般!這種感覺從未有過的,他真受不了。

懷裡的香,身體是那麼的柔軟溫暖,獠好想緊緊擁抱她,但又怕會傷到她,就像一直以來對她的感情,總是戰戰兢兢的。

「獠...... 」香感到獠抱她的手竟然有點顫抖。

香不再說什麼。

獠從未如此冷淡地對待自己,原來被獠忽視是這麼可怕的,她真的不想失去他!

腰間傳來香雙臂的力度,好像在告訴他,香也是渴望他的,而且也不是那麼脆弱的。

頓時釋懷,也用力緊抱香,捨不得放手。

兩人緊緊相擁,靜靜地享受這一刻的溫柔。

靠在獠溫暖的懷抱裡,香覺得好幸福,獠的懷抱就是她的全世界。

「記著以後不可以不顧自己的安全!」獠繼續嚴肅地訓示。

「知道了。」香乖乖地答應。

「不可以揮大槌!」

「嗯。」

「不可以亂吃醋!」

「我哪有...... 」

「不可以不接美女的委託~ 」

「吓?」

「不可以管我跟美女親熱~~~ 」

「喂!你別太過份!」香抬頭嗔斥,看見獠一臉賊

香用力拉扯獠兩邊的面頰:「你敢?!」

哎呀,好痛好痛~!」獠揉揉被香揑紅的面。

「哼!厚面皮的男人那會痛?」

「心痛嘛。」獠嬉皮笑臉的雖然獠笑得那麼不正經,但看到他好久沒展露的笑容,香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。

被獠雙手包圍著,仰望他近在咫尺的笑顏,香覺得如造夢般幸福。

「獠,這是夢嗎?」

獠看著香深情的目光,暖流直入心扉。

「傻瓜~ 」獠溫柔地笑說:「夢都是假的...... 」

他伸出手揉著香的臉細心地看,香被他看得雙頰緋紅。

獠看得陶醉,繼續溫柔地撫著香的臉,再撫摸她的耳朵,指尖傳來柔嫩的觸感令他的聲音低沉而誘惑:「這才是真實的。」

獠的唇落下......  

地上那兩個影子最終融為一體......

 


 

感激某者將這個平淡的同人文編了一個令人面紅心跳的後續~

C H 偵探社成員 ( 微H,18禁,憤入 )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