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熟悉的引擎聲,香迷迷糊糊中清醒過來。其實獠整夜未歸,她也沒怎樣睡。

沒多久,走廊傳來獠的腳步聲。

香馬上走出去,不過當她看見獠的身影時,卻膽怯地停步不前。獠注意到香,他也停下腳步。

兩人就這樣站在走廊的彼端。

香本想開口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,喉嚨彷彿有塊大石壓住了。

那短短的走廊突然變得好長,隔著他倆之間的空間有說不出的冷。

獠看了香一眼,留意到她眼底的憔悴和已包紮好的膝蓋,見香沒說什麼,他也沉默地轉身回房間去了。

望著獠離開的背影,不安地想,獠那冷淡的表情是因為太累還是生氣?

 

香到廚房去,糾結要不要做早餐,不知現在獠想吃早餐還是想休息,但又怕面對獠冷淡的對待,所以不想去問他。

無力地坐在餐桌前,望著流理台。曾經在這個位置看著獠為她做飯,怎麼現在會變成這樣的狀況?

因為一夜無眠,香伏在餐桌上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 

不知過了多久,香醒來,身心仍是很累,到浴室洗洗面清醒一下吧。

走到浴室,香意外地發現洗手盆邊有點...... 血跡?!

她立即翻開垃圾袋,果然發現有件染血的外衣,那是獠的外衣...... 還有血棉花和用過的紗布繃帶等急救用品!

糟了!獠因昨晚的行動受傷了?!

香的心狂跳,很擔心獠的傷,馬上衝出浴室跑到獠的房間去。

不過獠不在...... 他又去哪裡了?

好啊,沒問她就接了冴子的委託,她甚至連委託內容是什麼也不知道!行動不需要她,現在連急救包紮等事也不讓她幫忙了,那麼,她在獠心中還有什麼價值?

現在又不知跑到哪裡去,即是傷勢不嚴重吧,害她白擔心......

好啊,什麼都不需要她了,不理就不理吧!

誰理那混蛋!

 


 

一直以來,跟獠打打鬧鬧是家常便飯,但如今這樣僵持的氣氛卻好像未發生過。

獠這幾天不是在地下射擊場,就是躲在房間,要不然就出外喝酒。香覺得他絕對是有心避而不見的,既然不想見到她,她也不知怎樣面對獠,乾脆不接觸好了!

不過現在這樣疏離冷漠的關係,令香好難受,心裡積壓了悶氣不知如何處理。

「妳不要這樣嘛,香,要振作。」美樹安慰地遞上咖啡。

我不明白妳說什麼?什麼振作不振作呢?哈哈~ 」香強顏歡笑。「美樹,我什麼事也沒有啊。妳想多了~ 」

香的情緒都寫在臉上了,還要逞強,美樹不禁嘆一口氣,真是拿她沒辦法。

「你們這樣冷戰又何苦呢?」

「誰跟那混蛋冷戰了?」

「香,別嘴硬了。」美樹好言相勸:「為了一點點誤會而傷感情,太不值得了。」

香沉默。

美樹再勸她:「早陣子你們不是多好?冴羽先生變得溫柔又疼惜妳,難得他終於那麼坦率呢,若妳現在放手就太可惜啊。」

香低下頭輕嘆一聲,然後委屈地說:「現在是他躲我,他應該還在生氣吧。」

「都幾天了,怎會呢?」

「真的,我都不知道他在氣什麼?!」香好氣憤。

美樹心裡不禁慨嘆:不就是因為妳差點在冴羽先生面前出事,把他嚇個半死,還要頂撞說死了也不要他救麼?

這也難怪冴羽先生心痛而生氣的,而且看到香現在的反應,她已忘了當時說過什麼晦氣話吧?美樹當然不會再提,免得火上加油。

只是冴羽先生沒理由氣那麼久啊,或者他跟香都下不了台?唉,總要一方先主動呢。

「你們都太倔強了,不如由妳主動去跟他講和吧,」美樹勸解:「冴羽先生跟隼一樣,都是心腸軟的人,妳對他溫柔點,他捨不得對妳生氣的。」

「跟他講和?」"講和"這名詞好陌生,香還在理解美樹的話,跟獠講和?

看見香仍然反應不過來,美樹語重心長地說:「香,生命很脆弱的,尤其是在這樣的行業中,更加要好好珍惜活著的日子。我們都不知道會活到什麼時候,相對於生死,面子算什麼?」

「美樹...... 」

「不想失去他,就該拿勇氣來,而且先提出的人不代表認輸呢。」美樹溫柔地鼓勵:「妳做得到的,香,加油啊!」

望著美樹溫暖笑容,香明白她的意思。

真的,獠就是活在死亡邊緣的人,想起獠每次的危險和傷痕,香很心痛。

雖然仍然想不通與獠之間的問題在哪裡,但她真的不想失去他。

那麼她要怎樣跟獠講和呢?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莎拉
  • 太糾心! 大家都沒心情留言了!!!!

    我還是覺得獠太計較了!!

    而且他受傷耶....香要幫他包紮呀!!!!
  • 看來我是虐到大家了(⊙⊙)!

    真的,如果讓香包紮,可能就能和好了…… 不過香睡了喔。

    藍月 於 2014/07/29 18:37 回覆

  • Ordora
  • 是沉重哦!
    藍月快點安排獠跟香去超市買雞蛋啦!
  • 我已寫好了明天的結局,可惜沒雞蛋,妳的點子真是太妙了~ XD

    接龍一定會好有趣!

    藍月 於 2014/07/29 20:4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