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上次抽筋後,香都不敢再假裝什麼,免得她又緊張得不知所措,只好乖乖做復健,覆診時醫生也說她康復進度理想。現在雙腳頗靈活,走路都沒問題,不過獠還是不讓她做飯。

獠的理由是:「剛好就別站那麼久,再傷了怎麼辦?不要給我添麻煩。」

然後繼續佔據廚房。

「盡情地做個小女人啊!」繪梨子的訓示又在腦中響起,香本想爭辯什麼的,也吞回肚裡去。

香只得坐在餐桌前,看著獠做飯。

仰望這個男人的背影,平常面對槍林彈雨的他,現在竟然像個住家男人般為自己做飯,香覺得眼前的畫面好不真實,但又意想不到的吸引。

「好了~ 」獠轉身說:「快吃,不准挑剔!」

香馬上別過臉答:「知道啦。」

望見香微紅的臉,獠的嘴角微微上揚,正好用咖啡杯遮掩他心情好的笑容。

香望一望眼前的果汁,再望向獠:「我的咖啡呢?」

「繼續喝妳的果汁吧。」

「我也好想喝美樹的咖啡喔。」因腳傷的關係,香好久沒到美樹的店了,家裡的咖啡豆也是從美樹那兒買回來的。

「有傷還喝什麼咖啡?」獠卻自顧自喝。

獠真討厭!咖啡好香啊。

「醫生沒說不可以喝,而且我也好多了。」

「不行,不准喝,完全康復才去美樹那兒吧。」獠誇張地把杯裡的咖啡一口氣喝光,很享受似的說:「而且最後的咖啡被我喝清光了~ 哈哈!」

「討厭的幼稚鬼!」香氣得鼓起雙頰。

「別說我不大方,跟妳分甘同味又如何?」

「嗯?」香不解。

獠靠近香的臉,很近很近。望著獠雙眼...... 還有嘴邊的微笑,混合咖啡香和煙草的氣味,香心跳加速。

「這個讓妳止止毒癮吧。」獠遞上剛喝過的咖啡杯在香面前晃了晃,壞壞地笑。

香尷尬得面紅耳赤,一手推開獠大叫:「誰要你的口水?!」

「不知多少女人想要,妳這不知情趣的傢伙。」獠臉不紅氣不喘地說。

「厚面皮的男人!呀,你幹嗎?」香摸摸被獠用手指推了一下的額頭。「很痛耶,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蠻力。」

「傻瓜,不要只顧著喝咖啡。等著你做飯做家務的,快點好起來吧。」

望著氣呼呼的香,獠無奈地笑,為什麼每次想踏前,這傢伙都會如此緊張尷尬?害他都不知如何走下一步...... 什麼時候她才不會躲避?

不過每次見她羞澀面紅的反應,他都很高興。

可惜香仍在揉著額頭,錯過了面前這男人眼裡複雜的情緒。

 


 

隔天早上,獠出外查看留言板。

香覺得獠太緊張了,其實她都好了嘛,只差例行地到醫院作最後一次覆診就可以了。

既然獠出去了,香正好趁此機會去買食材,為獠那傢伙好好煮一頓飯吧,也可以順道到美樹的店去。

走到美樹的店門外,發現獠竟然在店內,嗯,冴子也在?

香不敢進內,只躲在門外看。

這時正巧有客人離開,門被推開那刻,伴隨著門玲聲,獠的話也傳出來。

「最近要照顧香那傢伙,我都快累死了!」

冷淡的語調令香的心彷彿被刺了一下。

什麼?!獠說什麼?

「不是真的...... 」香喃喃自語,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再望望店內的情況。

可惜卻見到獠一副色狼相,對冴子毛手毛腳,整個人都快要貼上冴子的身上去了。

「什麼委託都是籍口,其實妳很想我嘛,」獠色瞇瞇地對冴子說:「不過妳先得給我之前欠下那幾發~ 」

冴子笑說:「嘿,還以為你收心養性了,你不怕香生氣嗎?」

「嘿,怕她什麼?她又不在,呀~~~!」話還在口裡,獠已被久遺了的大鐵槌重擊頭頂。

獠推開大鐵槌慘叫:「怎麼回事?」

香大叫:「你這個混蛋!!我才不希罕你照顧!」

獠無奈地問:「呀~ 妳生氣什麼?」

語畢,才看見香眼眶的淚,獠可從沒見過她會這樣亳不掩飾地在其他人面前哭。

香沒回答,轉身衝出店外。

「喂!香!等等...... 」獠起來追出去。

香衝出店外後不顧一切地跑,怎知道這時候小腿有點麻痺,令她失去重心跌倒在馬路上,擦傷了膝蓋。

「好痛!」香想爬起來,背後卻有一架貨車快要撞上來了!

獠大驚!馬上飛撲上前抱住香,兩人滾到一旁,驚險地避過意外。

貨車司機也嚇得剎停了車。

「妳這蠢才!差點沒命了,妳知道嗎?!」獠怒吼。

香不停喘氣,其實她也被剛才的情況嚇到,但獠的怒罵令倔強的她忍不住反駁:「我就是那麼沒用,怎樣?我死了你便不用照顧我了,跟冴子怎樣也好,不好嗎?幹嗎多事救我?」

獠的臉鐵青的,震怒得說不出話。

追上來的冴子和美樹看到這樣的情形也很吃驚,不知如何是好。

獠站起來,臉冷得像結了一層霜,眼神很複雜,像生氣又有點哀傷。他不發一言,轉身就走。

香也氣憤地別過臉。

美樹上前扶起香說:「香,妳流血了。」

「我沒事。」香苦澀地回答。

冴子望著獠離開的背影,再回頭看見香咬緊嘴唇一面不忿,不禁嘆一口氣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月 的頭像
藍月

藍月的後花園

藍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莎拉
  • 哦,哦………好心疼啊!
    不過香這次的反應有點過度耶…
  • 因為之前的溫柔令香感到好幸福又患得患失,所以獠的話對她打擊太大了。

    藍月 於 2014/07/27 18:48 回覆